浙江省第一例人工心脏植入者:在家插电线,出门背电池;充电不息,生命不止!-控制器-血管_网易订阅

浙江省第一例人工心脏植入者:在家插电线,出门背电池;充电不息,生命不止!|控制器|血管_网易订阅
本报记者 张冰清 通讯员 方序 许紫莹报道截图午后的乡下静谧宜人,一切声响在寂静中都显得格外清晰——穿堂风“呼呼”地从前门窜到后门,蓝毛黄嘴的虎皮鹦鹉时不时啼叫几声,一台连接到周金明(化名)心脏的机器,持续不断发出运转的声音。如果再凑近一点,还会听到周金明腹腔内隐隐传出微弱的嗡嗡声。这是人工心脏在体内共振的声音,它的叶片以每分钟1810转左右的速度转动,泵出4-6升左右的血量,代替心脏维持着血液循环。周金明是浙江省第一位植入人工心脏的患者。去年年初,浙大二院心脏大血管外科董爱强团队在他那颗奄奄一息的心脏下方,植入了一个左心辅助装置,这是目前最常见的一类人工心脏。从此,机械的转动代替了心脏的跳动。那微弱的嗡鸣声,成为他的生命之声。资料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种了十几年西瓜的老农如今背着“电子心”种菜解闷过瘾9月26日,《钱江晚报》健康读本的《浙江首例人工心脏引发人们好奇:没有脉搏,照样是大活人;充电续命,仿佛是奥特曼》报道,生动介绍了“人工心脏”这个心脏大血管外科领域的黑科技,引得读者纷纷惊叹——“科技进步使生活更美好!”“现在的高科技了不起!”“起死回生,高科技的力量!”同时,大家对老周安装人工心脏后的生活也充满了好奇:他是怎么洗澡的?电池没电了怎么办?每天背着个机器不累吗?带着这些问题,钱报记者来到了老周家里,揭秘用“电子心”生活是怎样一种体验。58岁的老周,住在台州乡下一幢四层的楼房里。后院种着青菜和小葱,前院穿过一小片橘园是更大的菜地,菜花、萝卜、卷心菜长势喜人。老周在小菜园浇水生病之前,他种了十几年的西瓜,后来因为扩张型心肌病导致严重心衰,不仅放弃了种瓜,连日常生活都难以为继。如今身体好转,他便改种蔬菜解解闷、过过瘾。菜地的收成让他颇为自豪,“这次种的雪里蕻还不错,过段时间可以拿来腌咸菜。”住处有很多特别的小巧思安检门要快速通过避免强电磁干扰老周长着一张典型的农民脸庞,常年风吹日晒下,黝黑的皮肤透着点红。去年出院时,他身材瘦削孱弱,1.73米的个子只有123斤。如今,他已经恢复到140多斤,甚至要控制一下饮食避免发胖,以免人工心脏负荷太大。乍一看,老周家和大多数浙江农村的独栋住宅没什么不同,但其实内部有许多特别的小巧思。女儿小周说,当时一位人工心脏的工程师跟着他们一起回家,楼上楼下巡视一番后,提出了不少改造意见和注意事项。比如,卫生间太潮湿了,需要加一个防滑垫;台阶、过道上的农具要挪开,不能有障碍物;洗澡的水温不能太高,时间不要超过10分钟;卧室要保持整洁,防止换纱布的时候感染。工程师叮嘱,老周体内这颗人工心脏靠磁力驱动,所以要尽量避免强电磁的干扰。电磁炉、微波炉这些家用电器可以使用,但高铁站和地铁的安检门、超市的防盗感应门要快速通过,不能逗留太久。临走前,工程师还去了一趟当地的基层医院,详细讲明老周的特殊情况,指导医护人员如何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确保他能在最近的医疗机构得到正确的处理。出门携带六块电池工程师每天要检查“作业”老周的腹部有一根连接人工心脏的管道,体内那端是一颗重约400克的人工心脏,体外那端是约4000克的控制器,在这个老瓜农的眼里,“重量和一个西瓜差不多吧。”平时在家时,控制器被固定在一个小推车上,通过电线插电运转;出门时,他就把控制器放进双肩包里,一定要塞好电池,每块电池可以提供3-3.5小时电量。大女儿小周说,如果是去一下菜地或者上街买点东西,一般带2块电池就够了,但如果是出远门,她会提前把6块电池都充满电。那,停电了怎么办?“之前有考虑过买家用的发电机,但是我们这边一般不会长时间停电,所以一直没有买,想着如果家里长时间停电,就送我爸去不停电的地方住一两晚。”她说。至于大家都很关心的洗澡,工程师之前指导过他们用防水的透明薄膜贴住腹部伤口,再将控制器放到浴室外,就可以正常淋浴了。但老周嫌麻烦,一般都用湿毛巾擦拭身体。晚上8点多,老周熟练地掀开衣服,取掉纱布,仔仔细细地消毒插管部位,再用手机拍下出口部位皮肤的照片。除此之外,他还要拍一张控制器仪表的照片,填写一张密密麻麻的表格,全都上传到一个叫“老周家庭群”的微信群里。群里一共6人,老周和2个女儿,还有3位工程师。工程师像老师一样,每天准时检查老周的作业,根据情况及时提醒他伤口不要擦拭过重,定期去当地医院监测抗凝药物华法林的INR指标等。内设自动报警机制需要定期维护保养体内,是一颗重约400克的人工心脏;体外,是一个约4000克的控制器。小周说,大多数情况她和老爸都能自如地应对人工心脏的运转维护。但前段时间,体外那个控制器突然“嘀嘀嘀”响了起来,声音尖锐,频率很快,听得她心跳都随着鸣叫声加快了起来。小周当时立马联系了工程师,对方告知是控制器需要排气补液了,并一步步指导她该如何操作。完成补液后,机器消停了一阵子。但过了几天警报又响了,她只好带着老爸来到浙大二院,由专业的工程师进行了维修。工程师说,人工心脏毕竟是机器,需要定期维护保养,它内设了自动报警的机制,出现故障后会第一时间反馈,专业人员后续介入排查,帮助它恢复正常运作。那次回到浙大二院,老周顺便做了一次全面的复查,各项指标都显示正常。曾经参与治疗的医护看到他生龙活虎的状态都很惊讶:这还是当初奄奄一息的老周吗?老周说,刚出院回家时,一个女儿搀扶着,一个女儿拿着控制器,他才能勉强从一楼爬到二楼,而现在他可以自己一口气爬到3楼。种菜的时候需要浇水,他一次性挑得动八九十斤的水,“如果有扁担,120斤都可以!”老周拎着控制器上楼其实一开始,他也有点不适应这颗人工心脏。前院的杂草长出来了,他习惯性想背起药桶去打药,拎起来才发现背上已经有一个双肩包了;睡觉的时候,由于腹部连着管子不敢轻易翻身;控制器不仅会发出声音,还亮着灯,深夜里尤其明显;半夜醒来上厕所,要先把控制器放到推车上,再推着车去洗手间……但随着时间推移,老周慢慢学会了和人工心脏和谐共处,不再把它当作一个冷冰冰的器械,而是自己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身体已经适应人工心脏但内心仍隐隐有些自卑不过,身体虽然适应了,心理上的障碍还一时间难以跨越。有时候熟人看到他背着双肩包,随口问一句,“这是要去哪里呀?”他只是憨厚地笑笑,不作回答。除了打理菜园,偶尔接送外孙上下学,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家里,很少与人接触,这成为父女俩最大的矛盾。老周到超市购物小周抱怨说,一次一个亲戚生病了,她要上班走不开,就让老爸送点东西过去,特地嘱咐可以多聊会天,他勉强答应后,坐了5分钟就回来了。“他去买菜,我让买几样他就买几样。一般买菜肯定要在菜场转转,看看什么菜新鲜才知道买什么嘛,可他好像多逛一会就会被人抓走似的。”为此,父女俩争执过几次,但老周还是没有打开心结。浙大二院心脏大血管外科主任、心脏中心副主任董爱强说,人工心脏的患者和心脏移植的患者一样,都需要及时进行心理疏导,才能更好回归社会,也更有利于他们康复。心脏外科医生只能赋予他们一颗医学意义上功能健全的心,但想要这颗心真正鲜活地跳动起来,还需要医生、家人、患者进一步的努力。他让老周父女加入了“移植心友交流群”,希望群里那些乐观、活跃的心脏移植病友能带给他们更多勇气和希望。夫妇俩先后遇险又都奇迹般生还老周的故事里,似乎缺席了一个重要的人物——他的妻子。钱报记者见到他妻子时,她正陪两个外孙玩耍,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但其实她经历过的生死关卡,凶险程度丝毫不亚于丈夫。小周说,几年前妈妈因烟雾病突发脑出血,紧急开颅手术后在重症监护室住了整整一个月,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连医生都劝他们放弃。后来,她转入康复医院,快两个月依然没有苏醒,但一次发烧后突然恢复了意识,奇迹般生还。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她的记忆力严重下降,转身就会忘事,无法照顾家人。一次,小周让妈妈上楼拿一下儿子的水杯,结果她下楼的时候手里拿的是一只拖鞋。母亲出事后,父亲的身体紧接着也出现了问题。2017年夏天,老周在一次淋浴后感冒,然后开始出现胸闷、气急、心慌等症状,他的心脏就像一只逐渐失去弹性的皮球,渐渐衰竭……2021年春节,他因为严重心衰住进了浙大二院。由于一时间找不到心源,小周和妹妹不得不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要不要让父亲尝试人工心脏?就在老周入院的一周前,浙大二院决定启动人工心脏项目,并开始寻找第一例适合植入人工心脏的患者。“我们对人工心脏一无所知,网上搜了一下也找不到什么资料,所以一开始心里确实没底。”但救父心切,姐妹俩最终决定放手一搏。好在老周术后恢复良好,如今已经彻底摆脱了心脏病的症状,生活正慢慢回到正轨。希望其他患者面临选择时多一些参考,少一些迷茫大女儿小周说,她这次愿意接受采访说出他们的故事,也是希望其他患者在面临选择的时候,多一些参考,少一些迷茫。父亲身体好转后,小周重新回到职场,这是她生完两个孩子后的第一份工作。丈夫常年在外,一年回不了几次家,只有上次他回家带来的鹦鹉每天“叽叽喳喳”地陪着她。柔弱的小周一个人既要照顾父母和孩子,又要上班赚钱,压力可想而知。但乐观的小周觉得,父母接连重病,最后都在现代医疗的救治下起死回生,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现在我爸不仅生活能够自理,还能帮忙带下孩子,两个孩子也挺懂事的,我已经很知足了。”命运多舛的这一家人,没有被病魔打垮。每个人都在用最大的努力,坚强地过好每一天。

Leave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